薪水
時薪:
$50
$300以上
工時:
4小時
12小時以上
出糧方法
工作日期
日期:
工作年齡
工作地區
香港:
九龍:
新界:
離島:
熱門搜尋
炒散

Hotels

酒店
Part Time
炒散

炒散

CDB
casual
casualDB
 最新消息
同事的無理要求,害你老是吃悶虧?心理學大師的「拒絕話術」讓你不傷感情又贏得尊重
2016-01-09
CDB , CDB.work , 全港最多工,最多申請人數盡在casualDB , casualdb , casual , 散工 ,job , ming , money , 錢 , 搵工 , jackal , DB , 兼職 , 炒散 , 長炒 , 餐廳 , 酒店 , 出現金 , 現金 , cash , 工作 , 侍應  , 李浩村,藍志明, parttime , 即日現金出糧, 蛇頭
握人生主導權的10大自主法則



1.你有權堅持自己的行為、想法和情感,並對產生的一切後果負責。

2.堅持你要做的,不必解釋。

3.就算你幫不了別人,也不必內疚。

4.你有權改變想法。

5.犯錯並不可怕,但你要承擔後果。

6.你有權說「我不知道」。

7.在人際交往中,你不必刻意討好別人。

8.你有權做出「不合理」的決定。

9.你有權說「我不明白」。

10.你有權說「我不在乎」。



你說不,沒有對不起誰。



自主法則

堅持你要做的,不必解釋



「堅持你要做的,不必解釋」,是由「自己的價值要自己決定」的基本概念而來。假如自主權掌握在你自己手中,那麼你就不必向別人解釋,不必讓他人來評斷你的行為是否恰當、是對是錯,也不必管別人對你的其他評價。



當然,別人也有判斷的權利,有權對你說不喜歡你那樣做。但你可以做出選擇:不理會他們,或想個折衷辦法,或是尊重他們的好惡而完全改變自己的行為。然而,一旦你掌握了自己做評價的權利,其他人便無權操控你的行為和感受,讓你覺得自己做錯了──這種操控背後,其實隱藏著一種天真的想法,要你以為你應該向操控者解釋這樣做的理由,因為你的行為要對他負責。



識破操控意圖,不再被人牽著鼻子走



生活中有很多運用這種操控概念的例子。例如,鞋店店員問一位打算退還鞋子的顧客:「您為什麼不喜歡這雙鞋子呢?」(潛台詞是:不喜歡這種鞋子的人不正常。)這時,店員其實是在對客人進行評斷,認為顧客應該有不喜歡這雙鞋的理由,因為店員自己對鞋子很滿意。如果這名顧客任憑店員評判,就會感到自己很無知,一旦覺得無知,可能會被迫去解釋自己為什麼不喜歡。而假如客人確實給了一個理由,就等於允許店員也說出客人應該要喜歡鞋子的理由──接著,便取決於誰能想出更多的理由了。結局很可能是,這名顧客會留下那雙自己不喜歡的鞋子,就像下面這段帶有操控性的對話:



店員:您為什麼不喜歡這雙鞋子呢?

顧客:這個顏色紅得不太對勁。



店員:不會呀!這種色澤與您趾甲油的顏色簡直是絕配!

顧客:可是鞋子太大了,鞋帶一直往下掉。



店員:我們可以給鞋帶加上弧形襯墊啊!只要120元。

顧客:但是腳背那裡太緊了。



店員:很簡單,修一下就行,我現在就拿到後面去,把鞋子撐一撐。



如果客人能自己決定,不理會店員提出的「為什麼」,那麼她就更能簡單地做出回答,只要指出事實就行:「沒有原因,我就是不喜歡。」



在自主力訓練課程中,常有學生問我:「如果朋友叫我說個理由,我要怎麼拒絕?他會不高興的。」我的回答則是一連串的啟發性提問:「你的朋友憑什麼要你對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呢?」「是不是因為和他的友誼,你才交由他來評斷你的行為是否恰當呢?」「要是你不說出不借他車的理由,你們是不是就做不成朋友了?」「這麼脆弱的友誼,又有什麼意義?」如果朋友拒絕承認你有我行我素、不讓他人操控的自主權利,恐怕除了操控你之外,他也沒有別的理由和你來往了。選擇朋友就像選擇其他東西一樣,完全取決於你自己。



坦率說出自己的想法

(員工─老是要他代班的主管)



18歲的麥克剛從高中畢業,他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食品店當服務生。這家商店雇了10名員工,每天營業14個小時,一週7天無休。對這樣的公司來說,缺勤是個問題,員工流動率也高。麥克從高三開始就在這裡打工,畢業後成了全職員工。他正直、負責,除了做好分內工作,他也總是在經理提格的要求下,為別的「生病」員工代班。



不過,麥克對這份工作又愛又恨。他喜歡為各式各樣的人服務,但是毫無規律的工作安排,卻影響到他的社交生活。更令人心煩的是,經理動不動就要求他代班。儘管很討厭加班,但他不知如何去因應經理的要求。他擔心經理會冷落自己,擔心要是堅持自己的權利,對經理說「不」的話,就會被炒魷魚。在接受我的指導之後,他與我們分享了以下這段對話。



對話情境:星期五深夜,麥克在家裡,經理打電話來了。



經理:麥克,格雷病了,我要你明天上午來代班。

麥克:哎呀,經理,我明天有事,去不了。



經理:哦,你的事情必須取消,明天我需要你。

麥克:我相信您確實需要我,但我就是去不了啊!(模糊重點法+唱片跳針法)



經理:是什麼事呢?看醫生?

麥克:不,沒那麼嚴重,我只是明天去不了。(唱片跳針法)



經理:你有什麼事呢?

麥克:是點私事,經理。只是一件我很久以來就想鼓足勇氣去做的事,所以明天我去不了。(自我表露法+唱片跳針法)



經理:不能過兩天再去做嗎?你這樣讓我很為難。

麥克:我明白,經理,不過要是我這次再拖延,很可能永遠都做不成了,這會讓我恨死自己,所以明天我去不了。(模糊重點法+自我否定法+唱片跳針法)



經理:可以這樣安排啊,要是你明天來,星期天你就不用上班了。

麥克:我相信您會那樣安排,經理,可是我明天去不了。(模糊重點法+唱片跳針法)



經理:唉!這讓我很為難,我不知道還能找誰代格雷的班。

麥克:的確是很為難,不過,我相信您會想出辦法來的。(模糊重點法)



經理:沒關係,雖然為難,但我會找到人代班的。



麥克:我相信您會找到人的。(模糊重點法)

經理:格雷星期二很可能也會缺勤。要是他沒來,我還是想要你代班。



麥克:他可能會因病缺勤,不過星期二我也代不了班。(模糊重點法+唱片跳針法)

經理:那我要找誰替他呢?



麥克:我不知道。(自我表露法)

經理:這樣我很難接受啊,麥克,你以前一直都很可靠的。



麥克:的確如此,經理。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不過以前無論您什麼時候叫我,我都隨傳隨到,不是嗎?(模糊重點法+自我否定法)

經理:唔,我得另外找一個可靠的人才行。



麥克:是的,不過您不妨在下次需要找人代班時,打個電話給我,看我有沒有空。雖然不知道我去不去得了,不過問一下也不會有什麼損失。(模糊重點法+可行折衷法)

經理:好吧。到時再說吧!



麥克:希望您能找到人代班。

經理:我會找到的,別擔心。



麥克:那好,再見。



麥克說,跟經理談過之後,他對於自己的因應能力有了更大的信心。讓他詫異的是,經理在試圖找出一個他可以接受的折衷方案時,竟然能忍受到那樣的程度。他本以為自己毫無選擇,只能聽從吩咐,但現在他覺得,經理已經開始尊重他的意願了,遇到困難也願意試著和他一起解決,而不再只會命令他。



後來的幾個月,麥克都用這種嶄新的坦率模式與經理共處,明明白白地說出自己想要什麼、不想要什麼。經理適應了麥克的變化,並沒有厭煩麥克的明顯跡象。我猜想──只是猜想而已──經理以前認為麥克是乖孩子,需要加以掌控(並因此加以利用)。如今,他既不會把麥克看作是需要命令的乖孩子,也不會看成不能信任的小夥子,而是把他當成可以共事的成年人。



來源 | http://www.businessweekly.com.tw/KBlogArticle.aspx?ID=15204


會員登入
天氣
香港   
上次更新: 01:04
 
天陰
22°C
10/25
 
22°C
今天
 
23°C
10/27
 
23°C